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浙江交通 > 正文

张家口一瘾君子夜抢金项链

来源:未知 编辑:佚名 时间:2019-10-09

王浩徐鸥李佳

张家口一瘾君子夜抢金项链准新娘金项链深夜遭抢

小花,开朗活泼,今年24岁,在我市一家星级酒店做收银工作,几个月前经朋友介绍,和一位忠厚的小伙子处上了对象,临近今年春节,小花和男友约定了婚期,小花男友为她买了“三金”:金项链、金耳环、金戒指,虽说有点俗套,但男方的这番诚意还是让她乐在心里。

谁知,这条项链竟然给小花带来了一场祸事。

1月18日晚上21时30分许,小花把一天的账目交给会计,伸了个懒腰,准备结束一天的工作返回酒店马路对面的宿舍休息。

22时,当小花走到离宿舍还有一段距离的巷子时,一个用围巾围着脸穿着深色羽绒服的男子跟她走了一个对面,当小花想要躲闪时,该男子却突然将小花按倒在地,顺势将其脖颈上的金项链抢跑。小花惊魂未定,赶快拿出手机报警。

微信传信锁抢劫目标

小伟家住桥西新华街,初中毕业后,没有继续读书,混迹于社会。2006年,小伟因犯抢劫罪,被判服刑4年。出狱后,小伟不思悔改,又和社会上不三不四的朋友混在一起,染上了吸毒的毛病。吸毒需要毒资,没什么经济来源的小伟寻思着来钱的“道道”。

一日,小伟和当服务生的小亮走到了一块,小亮管小伟叫大哥,小伟欣然接受。

“身边有没有有钱的朋友,弄俩钱花花。”小伟问小亮,“没有,不过,我给想想。”小亮寻思着。

几日后,小亮给小伟通电话:“哥,我给找到了目标。我们单位收银员,快结婚了。脖子上戴条大金项链。”小亮所说的收银员,正是同事小花。

“长啥样,把照片发过来”小伟“命令”小亮。“太近,我不敢照。”又过了几天,小亮通过微信把收银员的照片截图和相关情况传给了小伟。“她,每天大约晚上十点左右下班,就住酒店提供的宿舍。”小亮补充了一句。小伟通过小亮微信信息,基本锁定收银员体貌特征等。

1月18日晚9点左右,小亮给小伟打电话:“哥,过来吧,那女的10点多下班,今天穿了工作服,外边套着羽绒服。”小伟说:“OK!”就这样,小花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人将金项链抢走。

卖了项链换毒品

抢劫得手后,小伟先是从事发地附近打车到红旗楼附近。“给我准备点打车费。”一上出租车,小伟就给小亮打电话。之后,车到地,小亮给小伟50元车费。

小伟在红旗楼到西坝岗一带转悠了半天,找地购买了“曲马多”(镇痛药,属毒品),随后返回新华街家中。

次日上午,小伟拿着抢来的金项链来到武城街附近寻找买家,在一黄金首饰回收点,操着南方口音张家口一瘾君子夜抢金项链的老板看到小伟手中的金项链,问了句:“怎么断了。”小伟回答,跟媳妇打架弄断的。随后,南方老板给金项链称重,19克,回收价格230元/克,小伟表示同意,老板将4400元递给小伟。

“小亮,这50元,是那天的车费,这200元,你拿着,算是线索费吧。”和小亮碰面,小伟“仗义”地给了小亮250元。

几天内,桥东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根据案发现场附近的视频监控和卡口信息,将犯案的小伟缉拿归案,问其剩下的赃款,小伟回答:除了还账,其余的买毒品挥霍了。根据相关线索,警方找到了回收金项链的江西籍男子余某。当警方问其是否知道非法收黄金犯罪时,余某谎称自己不知道。按照黄金业界相关规定,回收买卖黄金等需要提供转让方本人身份证和购买发票,对于这一点,其实余某心知肚明,只不过是为了倒卖时的差价渔利。据警方介绍,余某非法回收黄金,也将受到法律制裁。

责任编辑:郝学锋

相关文章:

栏目分类
推荐文章

浙江新闻网

Copyright © 2002-2020 浙江新闻网 版权所有

Top